中冶故事
新闻详情

火线入党的“徒弟”

发表时间:2020-05-18 11:02作者:汪增  姚志强


讲述人:王艳

马鞍山十七冶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安徽省第5批援鄂医疗队员,在汉阳体育运动学校方舱医院从事护理工作。


来不及整理,来不及告别,更来不及担忧,早上8点接到通知,出发去武汉9点,我已踏上了征程。其实我内心更多的是激动,因为我要和我的战友们汇合了。

武汉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的母校就在这里,对这里有深深的感情。自从新冠肺炎开始,同学群里每天都在讨论,谁谁谁又去一线了,哪个哪个昨晚又抢救了一个患者。他们争先请战,相继递上入党申请书,在武汉各大医院日夜坚守。我佩服着他们的勇气,但我更愿意和他们战斗在一起,抗击病毒。我希望自己的护理生涯中也多那么一笔彩色的故事。这一天,终于到来!同学们,我来了!

欢送王艳出征武汉.JPG

图为欢送王艳出征武汉


这里,我还有一个最想见的人——我的师傅,重症医学科护士长王静。她总是把肩上使命看的很重,把别人的难处想的很多,作为党员,她第一个冲了上去,给我们做了很大的榜样。师傅都去了,徒儿怎么能待在家里呢?一个念想早在心中成形,我也要成为一名党员,接过她手中的接力棒师傅,我来了!在刚下飞机的那一刻,师傅就远远地向我挥手,她在那么繁重的工作中还特意赶来接我,瞬间让我热泪盈眶。回程的路上,她再次当了我一回“师傅”,敦敦教诲给了我莫大的信心。

师傅王静去机场迎接徒弟王艳.jpg

图为师傅王静去机场迎接徒弟王艳


第一次上阵,是个大夜班。凌晨一点,我起床赶往武汉大学体育场方舱医院,车窗外纷纷,阵阵寒意冰凉四肢。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穿防护服会很难受。没想到,当一层层防护用品穿戴好,呼吸顿时比之前费力了,护目镜开始起雾。眼睛看不清,耳朵听不清,手脚不灵便,而且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一度怀疑自己感染了,又是期盼又是害怕——期盼为疫区百姓做点事的愿望即将实现,害怕病毒的潜伏感染传及亲人。我暗暗告诫自己,这不是演习,这是真实的战场!

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切实感受到党的号召力。“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这个词不再像平时更多的出现在电视和报纸上,而是真实的发生在我身边。这里的每一刻,最累、最苦、离病人最近、最危险的工作总是党员冲在前面,相对安全的工作总是留给我们普通医护人员,处处彰显出共产党员的无私。们展现出的大无畏和牺牲精神深深震撼了我。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这种心灵的震撼深入灵魂,直达内心,是平时各种学习不能比拟的。抬首注目方舱医院墙上那面鲜红的党旗,她似乎在向我召唤,我暗下决心,发誓一定要以一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扛起最危险的工作,对得起自己的白大褂,对得起中冶人,不负武汉人民的期待。2月17日,我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这将是我一生最为正确的决定,这一天,我将铭记一生!

我在入党申请书中这样写到:“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护士,在医院的工作中我一向努力和热心,我要为广大病人服务,使他们感觉像在家一样舒适,让他们忘记病痛。”这句话成为我在方舱的座右铭。在这里,每天要接触大量的病人,这是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每个病人都有自己的性格、自己的需求,特别是初入这里,内心难免紧张、焦虑。一次,我发现一名特殊的患者,他被确诊后没有紧张和恐惧,反而积极地帮助其他患者,表面看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我仔细观察发现他却没有及时吃药,而是在夜里悄悄把药扔掉。我便与他交谈,原来他自认为自己没有病,担心药物有副作用。我通过多次耐心的交流,让他认识到这次战“疫”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我们都是战士,唯有积极配合治疗,才能打赢这场战役。最终,他正确认识疾病,按时服用药物,不久就康复出院了。这件事让我更加明白护理不仅仅是配药、分餐、做个检测,而是用心去对待每个病人,一名合格的党员不仅仅是在技术上过硬,更要在感情上融入病人,聆听他们的内心。

王艳关切询问病人.jpg

图为王艳关切询问病人


记得有个五岁小姑娘,才入院不久,很难适应方舱环境和陌生面孔,时不时和隔离病区的母亲发脾气。见此情状,心头莫名泛起一阵酸楚,我便上班找准时机跟她亲近,下班陪她玩和女儿曾经玩过的游戏,讲对女儿说过的故事,为逗开心,把小女儿做的糗事说与她听。天蒙蒙亮,窗外光线透进来。“姐姐好!”小姑娘揉眼喊。我走过去问她睡怎样,她坐起回答:“谢谢阿姨!我睡得很好。姐姐,你们辛苦了!”泪水涌出,模糊眼镜,我头闪一旁,不忍多视,眼前不禁闪现自己六岁女儿的身影。我拍拍小姑娘的肩膀,伸出大拇指:“真是好样的,你要赶快好起来,和妈妈一起回家”渐渐地,小姑娘放下戒备心理,投我以兴趣不再害怕,配合治疗,并学着我的样子照顾妈妈,一家母女倍感温暖。时间久了,她总对我说:姐姐,我是病人,会传染你的哟。我笑着回答:你看姐姐有盔甲,病毒进不来。护目镜上的水滴落到地上,小姑娘误以为防护服已经暴露在外部环境,急忙对我说:“你快看一下自己有没有暴露,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被我们感染”相处日久,发现我俩竟如此投缘在同事看来,俨然像一对姐妹有了开朗心情,这对母女病情很快好转,他们在感谢我们加班陪伴的同时,关照我们注意防护,帮着我们为其他病床递水送物。隔着防护服,却没有隔离爱。爱与被爱,都特别幸福。

王艳和患者在党旗下合影.jpg

图为王艳和患者在党旗下合影

夜色已沉,放眼一排排病床,生命或仰或侧,一呼一吸,循环往复,都是世间最美的节奏,很庆幸如此贴近生命,感受强有力的蓬勃脉动。武汉下雪后,气温降到零下4℃,踱步方舱,手脚冻得“麻爪”。我轻手轻脚地走到患者床前,询问冷不冷,帮他们盖好棉被,嘱咐保暖别着凉。早上8点,难熬的夜班结束,脱下防护服后,自己的手已泡得发白,鼻子上也出了水泡,耳朵被勒得生疼。但是心情很轻松,累并快乐着。

方舱医院,是生命之舱,精神之舱。在这一个月,我不仅仅在护理技能上得到了提高,在精神上接受了一场神圣的洗礼。在今后的工作和生活中,这将更加激励着我,勇敢面对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风险和挑战

王艳图片2:马鞍山市主要领导迎接王艳(左五)回家.JPG

图为马鞍山市主要领导迎接王艳(左五)回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