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冶故事
新闻详情

车间,是我们夫妻俩的战疫阵地

发表时间:2020-05-18 13:34


  讲述人:余楚国

1980年出生,2005年参加工作,共产党员,现为中国一冶钢构公司车间工段长。


我和妻子杨小娟,是一个车间里的同事。新冠疫情期间,无论是武汉火神山、雷神山,还是鄂州的雷山医院的主体建设材料及部件,不少都出自于我们这个车间。

1月26日,大年初二的下午,我接到单位电话通知,建设雷神山医院急需4800件钢结构加工件,时间只有24小时,车间要马上组织突击生产。

心想,与其在家里惶惶不安,不如回车间做点事,更何况我是共产党员,这种时刻要冲在前面,所以没有任何犹豫就报了名。挂断电话后,我发现身旁的妻子眼睛红红的,一直在看着自己,本想说几句话安慰,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我们已经在车间里一起工作了10多年,这次我也要陪着你。”妻子先打破了沉默。

紧握着妻子常年跟钢铁打交道、有些粗糙的手,拨通了领导的电话。疫情面前,作为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我们夫妻的战疫阵地,应该是在车间。

余楚国夫妻在车间合影.jpg

图为余楚国夫妻在车间合影


1月27日一大早,我俩就一起回到了阳逻生产基地。因防控疫情而关闭的车间大门重新打开,机声隆隆,火花飞溅,沉寂多日的车间恢复了往日的繁忙。放样、下料、制作、打磨、涂装……夜色渐渐深了,车间里依然灯火通明、焊花飞舞,几十名工人都在坚守岗位、挥汗如雨。我们都知道,这批钢结构要运往雷神山医院建设工地,一刻也耽误不得。

  车间,大家就像打仗一样,吃饭也是匆忙对付几口,就继续去干活,没有时间休息,连上厕所都是跑着去。由于时间紧、任务急,大家都是一种拼命的状态,争分夺秒抢着干,一心想着早点把钢结构件生产出来,运到工地去,让雷神山医院能够早日建成投入使用,让病人能够早日得到救治。

雷神山构件加工.jpg

图为雷神山构件加工

  历经15个小时连续奋战,4800件构件按时加工制作完成,我们圆满完成雷神山医院项目构件加工第一阶段任务,并全部发运完毕。

  战疫还在继续,1月28日,接到雷神山医院项目隔离病房区2000件钢结构加工件制作任务,我们10小时完成制作并按时送往现场;1月30日凌晨,接到火神山医院项目ICU病房屋架的制作任务,我们又紧急制作安装门架167件、支撑21件,埋件167件;2月1日,接到雷神山医院项目负压站、垃圾暂存站、正压站、液压站、救护车清洗间等总重约90吨的急用钢结构件的制作任务,我们12小时完成……

构件焊接现场.jpg

图为构件焊接现场

连续奋战的4天3夜中,车间的工友们,个个都是满眼血丝,走路打飘。大家的嘴里、鼻腔里,是电焊的味道,一阵阵犯恶心。单位食堂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热气腾腾两荤一素盒饭,外例汤和咸鸭蛋,我们都吃不进去。反而是最便宜的泡面成了抢手货,一是因为味儿够重,能刺激一下食欲,吃起来香;二是因为够方便,端起来扒两口,不浪费时间。

看着一件件钢结构产品整齐地装上大货车,运往一个个医院工地,大伙儿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我和妻子对视一眼,尽管能够看到泪珠在眼里打转,但都明白对方的心里是甜的。

  我的妻子本职是行车工,每天要在空中操控机器,和起重工一起配合完成吊运钢板等作业。但当车间里人手不够,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搭把手,跟其他同事相互帮助、默契配合,一起完成生产任务。我虽说是工段长,但这个时候,也重操起了电焊的老本行。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难免腰酸背痛,我就会侧躺在地上缓一缓,看看妻子的行车在空中滑过,心中就会踏实许多。每当这个时候,我总能听到行车的一声短鸣,我知道,这是妻子对我特别的关心。

3月17日,我们单位正式获批复工了,每天都要测体温、消毒,在做好防控的前提下加班加点进行生产作业。受疫情影响,车间里很多外地员工没有到岗,每个人分摊到的任务都挺重,但大家干起来都说挺开心的。

日子总是要过的,经历了这个我们都明白能干活、有活干”的可贵。我们夫妻俩,还有车间里的工友们,谈不上有啥特别远大的抱负,也没有啥惊天动地之举,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武汉人。疫情来了,我们能做的并不多,用尽自己的力气,干好手头的工作,就是我们守护武汉、守卫生活的本分。

话虽这么说,但我每次看到电视里战疫一线的故事,想到火神山、雷神山等医院的钢结构是经过自己的双手送出去的,心里确实还是有点骄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