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冶故事
新闻详情

为“疫”消得人憔悴

发表时间:2020-05-18 14:00作者:杨爱国


  讲述人:李涛

  中国一冶交通公司物资设备部部长,在武汉抗击新冠病毒战“疫”中,在施工现场担任物资供应负责人,负责各类施工材料的采购和调配。


2020年2月3日,农历正月初十。我记得已过深夜11点了,一家人正准备休息。突然接到单位电话,说有重大任务,让我马上赶到武昌洪山体育馆。

家人听说我要外出,非常担心。老婆一边叮咛我注意安全,一边帮我穿上保暖大衣;姑娘把一包好不容易网购到的口罩塞进我的手包。

带着家人的牵挂,我离开温暖、安全的家。一个人开车行驶在空荡荡的武汉街头,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当时武汉正处于疫情爆发期,确诊和疑似病人数据天天往上涨,各种让人张惶无措的信息满天飞。

说实话,我也怕,但心头也涌上来一股难以言说的冲动——我要冲上去,我要为这座城市做点事!

来到洪山体育馆,已是4日凌晨零点30分。一共27名党员突击队员集结在此,战前动员非常简单、坚决不惜一切代价争分夺秒这里改造成武昌“方舱医院”。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

没有施工策划、没有技术准备、没有劳务准备、没有材料准备、没有工机具准备……施工前的准备工作是一片空白,当时我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来到现场就要施工、施工就要材料、就要工机具,都需要作为物资供应组负责人我在短时间内筹集、调度、采购。

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武昌洪山体育馆三大区域近2000平方米,要建设成方舱医院,所需施工材料和工机具十分庞杂,大到电力电缆、方钢、轻型防火板,小到铁钉、螺栓、水管弯头,不同规则、不同型号、不同材质的材料、配件成千累万。由于武汉封城、交通管制、市场休市等原因,施工材料的采购十分困难。

李涛 (左一)与物资供应组团队成员落实材料计划.jpg

图为李涛 (左一)与物资供应组团队成员落实材料计划


面对压力,我迅速拿出物资供应解决方案。一方面通过现场指挥部协调调集中国一冶在汉项目部的存量物资,以解燃眉之急。另一方面调集林伟、田智、唐英杰、陈淑桦、黄武军、齐翊朝等人组成物资团队,根据施工组提出的材料需求和施工时间表,制定出采购清单。我们使出浑身解数,挖掘一切可以利用的人脉资源,连夜千方百计组织急需的施工材料。

4日8点,木材、围挡、角钢等第一批施工材料进场,改造施工启动。我暂时算松了一口气。

可项目一启动,就高速运转起来。活儿接得太急,可以说工地上要什么就差什么,就连基本的施工工具也没有。

我深知工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难处,也深知材料供应不畅对工程进度意味着什么,特别是在非常时期。整个物资供应团队没人敢休息,对报送来的材料计划,按照轻重缓急和施工顺序,拟定供货清单,想方设法组织。

在武汉封城、交通管制的特殊时期过去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问题,现在要多个电话、甚至10多个电话才有一点眉目,并且都需要一批批、一件件组织回来,多数时候一个配件需要从几家供应商调货。难处没地儿说,人人心里苦,有的施工负责人来要材料,一听没有”或是“等一会儿”,各种“汉骂”难以自控就冒出来了。我理解他们的心情,都是为了工期着急上火,只能玩命

洪山体育馆改造成“方舱医院”后,800张病床边配备的医用设备和开关插座,以及医护工作间用电需要,只能靠安装6台配电柜来满足三个区域的用电需求。但是,这种医院临时配置的配电柜是非标,武汉市场根本就采购不到。

4日凌晨开始,我就开始联系,把手里供应商的电话都打遍了,还拜托亲戚、朋友帮忙打电话、在网上找。电话、微信、QQ上能联系的人都联系遍了,但直到4日上午仍一无所获。

“我们这里有配电柜体,但需要你提供配件到车间来组装。”中午的时候,距离武汉100公里的鄂州市传来好消息。配电柜的主要配件是210个非标空气开关。若在平时,在武汉购买这类材料,我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但是现在建材市场停业,找配件,无异于大海捞针。   

直到下午2点,我终于找齐了符合要求的配件,立刻安排人送到鄂州的工厂组装。配件从武汉送往鄂州,在高速路口卡了4个小时;配电柜装好从鄂州拖回武汉,又在路口堵了2个小时。真把人急的不行。期间我一直与跑鄂州的同事保持热线联系,随时了解、协调出现的各种状况。

李涛在进行物资调配工作.jpg

图为李涛在进行物资调配工作


5日清晨4点,6个专用配电柜终于运抵施工现场。就这20多个小时里,我光电话就打出去100多个。

4号凌晨到施工现场,一直干到5号下午6点到车里休息,不知不觉40多个小时就这样熬过来了。我的嗓子痛得发不出声来、眼睛也肿胀得直流眼泪。虽然累、虽然困,却根本睡不着,一闭眼,就是各种数据、各种材料在脑子里来回打转转。

回家后,老婆说我出去才2天,不仅头发花白、人也憔悴得像个老头子。

后来,我又参加了武汉江岸区56个社区的封闭、蔡甸区定向医院改造和江岸区精神卫生中心改造的建设项目。几个项目干下来,我一下子消瘦了十多斤。在2个月时间里,我和同事们克服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共组织回4500米动力电缆、16.8万米导线、2900张木芯板、34700立方米砂石料等等价值2212万元施工材料。

作为中国一冶的一员,我没有缺席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战斗,我用实际行动,为武汉保卫战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