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冶故事
新闻详情

“网友”战队养成记  ——中冶建工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项目投标历程

发表时间:2020-12-15 15:53


讲述人:韩华,中冶建工天津公司血液病医院项目总工程师,在投标期间担任该项目技术主标负责人。

讲述人韩华.jpg


背景介绍: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团泊院区)项目是天津市首个与中国医学科学院合作的项目,也是天津市重点民生公益项目。项目于今年3月8日中标,预计2022年6月竣工,暨时可满足1000张床位需求,逐步形成以再生医学为框架,以血液病治疗、科研教学为重点,面向高端、疑难患者的综合性诊治中心。作为京津联动发展合作、加强京津地区医疗资源优势互补的项目典范,项目建成后,将通过与静海周边医院建立转诊服务、对口帮扶等方式,带动全市健康产业大发展。


经过了一夜的长途奔波,腊月二十八清晨,我和妻子抵达了湖北黄冈老家,在外辛苦忙碌一年,终于有机会趁着过年回来看看爸妈。温暖的客厅里,我和老爸并排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播放着他爱看的养生节目,我热络地应着他的话,眼神不时瞟向手机屏幕。

“来消息了”老爸盯着我的手机说道。

是微信投标群,我急忙点开。

“同志们,我和标书顺利抵达开标现场,敬候佳音。”这是几分钟前的消息。

紧接着一条“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临时通知开标会被延期了”。

发这两条消息的是负责今天在天津开标的经营部同事任保全。项目全称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团泊院区),是天津市静海区人民政府同中国医学科学院合作项目,作为京津地区加强医疗资源优势互补的项目典范,项目建成后,将带动全市健康产业大发展。为此,公司十分重视,早在一个半月前刚得知招标消息时便集结精兵强将成立了投标小组,势要将其拿下。

提起这个项目,我心里有好多想说的话。这是我从业以来遇到的在体量、规模、设计建设难度上都屈指可数的公建项目。最初获知该项目投标消息时,我还是军粮城项目的技术负责人,多年来始终参建小规模民建项目的经历让我对有难度的大共建一直有所期待。

工程人嘛,为工程而生,以工程为荣。那时我就想,这样大体量大规模、高技术难度、综合性强的项目,要是能亲自参与建设该有多光荣。出于这种想法,我多次向领导自荐,表示想要为前期投标贡献力量,毕竟获得建设资格是参与建设的第一步。就这样,我带着对这个项目的无限期待成为了投标小组的一员,负责技术主标部分。

正想着,微信头像又闪了下,发消息的人是总工武仁民“延期开标是客观事实,我们要顺势而为,利用更充分的时间来修改完善标书,为中标增加筹码”。

我盯着投标群,想要回些什么,最终跟着“队形”发了个“努力”的表情。我们大家约好等开开心心过完这个年,便把全部精力放在标书上。我也暗自告诉自己,因为更重要更期待,所以要更努力更奋进。

次日10点,“武汉封城”,消息一经发出,全网沸腾。似乎从那一刻起,除了“城里”、“城外”,世间再无不同。黄冈离武汉仅有百余公里,本打算年后立即返回天津的计划也不得不取消。

家里老人常说,“年好过,日子不好过。”“年”的新鲜劲过去了,微信投标群里也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我们一边想办法与业主保持密切沟通,掌握项目最新动向;一边充分研究招标文件和补遗文件,重新检查标书资料,完善技术成果。从前需要面对面解决的问题,现在都只能走网络途径,于是我们视频聊、语音聊、文字聊,电脑聊、手机聊、pad聊,年后那段时间,家家网络需求都很大,孩子要上课,大人要工作,老人要娱乐,遇到网络状况不好时,为了聊工作,我们常常一对一“煲电话粥”。被疫情无限延长的春节假期,让身处全国各地的我们,像是一群“网友”,虽然彼此见不到,却有“聊”不完的话。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项目桩基施工.jpg

图为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项目桩基施工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项目夜间施工.jpg

图为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项目夜间施工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项目效果图.jpg

图为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项目效果图



我们“聊”报价,深入分析招标图纸规范,力图把控真实成本的同时,客观分析对手情况。考虑到疫情过后市场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因素,竭力制定出有竞争优势的投标报价;我们“聊”技术,为了增加中标“筹码”,试图从“BIM三维建模角度进行扩充,确保图纸的符合性和技术标的精准度。

通常情况下,除了个别工作需要单独讨论之外,晚上8点是我们微信投标群里固定的讨论时间,这种规模型“聊天”受参加人数和讨论深度影响,持续到夜里12点也是常有的事。我曾因工作聊到深夜,干脆睡在客厅沙发上,被爱人调侃“‘网友’比他这个媳妇还重要”。

研究讨论是修改完善标书的前提,关键还是要看实际操作。自从年后立即回天津的愿望破灭后,我就一直困扰在实操上,补遗文件中将原来技术标控制在100页的要求修改为不少于1800页,老家的旧电脑勉强可以满足工作需要,只是此刻我人在湖北黄冈,大部分制作标书需要的资料都在办公室的电脑里,我和“它”两不相见,可真是急坏了我,多亏了项目部的值班同事,我们建立“网友 关系,通过时不时的视频连线、远程操控,传输所需资料。

2月中旬,在“网友们”的共同努力下,标书任务接近尾声。此时,全国各地特别是湖北的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出省复工已成为可能。我从黄冈老家开了人员流动申请表、健康检测证明、健康码,写了承诺书,2月21日,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天津,开始了另一段为期20天的隔离,受疫情影响,这期间我们多次收到二次开标延期的通知,情况一变再变,我们一等再等。

最终确定的开标时间为3月8日,时间定格在那天清晨,我在家里急得很,心里发慌坐不住,在客厅里来回溜达,眼睛不离开投标群一寸。这次保全没有在群里发“静候佳音”,开标过去一个小时了,他什么也没有发,聊天记录还保持在昨天晚上大家聊报价。为了缓解紧张,妻子还打趣道“你别急,再有几天过了隔离期,你就可以会网友了”

11点,群头像闪了,“同志们,情况还不错,等公示吧”。一向严谨负责的保全说出这样的话,对团队来讲几乎就是获得了进场建设通行证。只是没看到公示,还不能下定论,我冷静的告诉自己。

3月10日这天,我照例在家里隔离,“网友群”头像闪动,是一张截图。“中标公示”、“中冶建工”···这些字眼的出现让我知道,我们中标了,我们在群里庆祝,欢欣鼓舞。看着窗外寂寥的街道,也不知这疫情还要多久,当时我就想“辛苦几个月终于投中了标,这会大家要是能聚在一起举杯庆祝下该有多好。”

期待已久的“网友见面会”意外安排在我出隔离期的第一天,这时已是3月13日。中标以后,公司紧急调派精兵强将成立项目经理部,加快进场速度,同步推进疫情防控管理、定点接送农民工隔离,联络施工队伍进场、三区标化改造、临建设施修缮、解决生活区施工区用水用电问题等工作,早春三月,春寒料峭,一时间,项目部内外热火朝天。

我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中五味杂陈,有紧张,有感慨,有期待。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克服困难,居家“网上”协作,最终实现中标并能够在第一时间开工建设,效率与实力兼顾,速记与激情并存,这是整个投标战队的骄傲,更是中冶建工的骄傲!

日后,我们必当加倍努力,才能不负众望!(整理人:时欣


分享到: